据了解,SilTerra 有 8 英寸晶圆的产线,公司业WùHán盖先Jìn逻Jí电路、混合讯号、射频元件Hé高压元件等,其背后的所有者为马Lái西亚国家Zhǔ权财富基金,即大Mǎ政Fǔ对其持有 100% Gǔ权。然ér,这并不Shì一个成功的故事,在全球芯片制造Hàn激烈竞争的二十多年,SilTerra 虽然依靠大马政府的补贴活了下Lái,但也因为JìZhú、规模和市场的原因一直无法稳定的批量生产,导致连年亏损。2016 年以LáiShì场上就开始传出 SilTerra 将被抛售的声音,一直到最近几年缺芯潮爆发,包括富士康Zài内的公Sī开始考虑接盘,入局半导体制造。

  可即便三星如Cǐ青睐越南,但其并未在越南建立芯片制造厂。去年 12 月份,三星(越南)首Xí执行官崔周浩称三星在越南Yōng有八处制造和研究设施,Rán而,这八处制造和研究设施中Bù包括任Hè一家晶圆厂,其仍为电子产品组装和芯片封装工厂。

  

  下一个马Lái西亚?

  其实,不仅仅是越南,从半Dǎo体产业链Xià游向上游过渡,在组装、封测之外发展芯片设计、芯片制造产业,也是东南亚另一封测重镇马来西亚De目标。马来西亚相较于Yuè南更早融入全球半导体Chǎn业链,其自 1965 年出台《MIDA 法案》后Zhú渐吸引了Bù少跨国公司来大Mǎ投资,经过Shù十年发展,大马的槟城已成为世界五大电子及半导体生产地Zhī一,有 ” 东南亚硅谷 ” 的美称。

  SuǒYǐ,虽然越南正在拥抱越Lái越多的国际资本流入,但它首先要证明De,是自己能成为 ” 下一Gè大马 “。

  Yóu此种种导致晶圆厂耗费的电量巨大,据绿色和平Zǔ织估计,台积电的年用电量占台湾Dì区总用电量的 4.8%,超过了整个台Bèi市的用电量,恐怖的Hào电Liàng也Dài来了巨量De热能排放,因此产生的通Fěng、制冷设备消耗同样不是小数字。

  图Yuán:TrendForce 集邦咨询

  早在 2019 年,越Nán总理Ruǎn宣福在Hàn城的Yī次私人会议上就Yào求三星Diàn子副董事长李在Yǒng考虑在越南投资设立芯片制造厂,并表示将提供更多激励措施,但李在YǒngDàng时没有给出承诺,三星至今也没有在越南建立芯片制造厂。

  苹果虽然逐步将 AirPods、Mac 等更重要的Pǐn类交由位于越南的Dài工厂生产,Dàn其核心Chǎn品 iPhone De产线毕竟还未迁移到越南,而全球LìngYī手Jī巨头三星,则早已将越南视为其智能手机制造的制造中心。

  Qí次,” Guǒ链 ” 企业在Zhōng国赚钱更难Liǎo,除Liǎo应苹果分散供应链Fěng险的要求,” 果链 ” 企业迁往人力、土Dì成本更低的越南确实是Jìn年来Bù得不做的一个选择。近年来,智能手机市的场持续萎靡、疫情间歇性折磨下的供应链、人工Hé原材料价Gé的上涨等种种因素使得 ” 果链 ” Qǐ业一夜暴富成为了过去式,而苹果为维持自身高利Shuài对供应链企业不断压Jià,苹Guǒ的 ” 老朋友 ” 富士康Jiù因走低的利润率称苹果的 ” 辛苦钱越来越Nuó挣了 “,而另Yī家代工 Apple Watch、iPad 的企业仁Bǎo称代工的毛利率Jìn “3% 到 4%”,今年宣布Xiè散Fù务苹果的团队。

  Yuè南虽然Jìn年来经济增长势头强劲,但在Zōng合资Yuán和能力上底蕴Réng然不足。仅以电Lì资源Wèi例,越Nán电力Zī源并BùChōng足,今年 1 月,中国南方Diàn网与越南Diàn力集团继续合作,预计 2022 年至 2025 年QīJiàn,向越南北部出口Yuē 40 亿千瓦时电量,自 2004 NiánYǐ来,中越Lián网项Mù已累计送电量Jìn 400 Yì千瓦时。

  SilTerra 前任首席执行官,马来西亚半导体Zhì造协会创始主席 Mohamed Zin 将 SilTerra 的失败归结于大马半导体生态仍有Quē陷,大马 SilTerra 晶Yuán厂或许给越南提了一个醒,Zài本土Zōng合实力积累不足的情况下违Bèi市Chǎng规律建立Xìn片制造工厂,不仅不会由此获得高附加值产业De入场Jī会,反而耗费财政无Shù资金,晶圆厂沦为他人嫁衣。

  三星的后花园没有晶圆厂

  当下DeYuè南Jì没有充Zú的本土半导体人才,更没有相应De资Běn在激烈的人才争夺战中吸引到全球半导Tǐ人才。胡志明市半导体产Yè协会(HSIA)Zhǔ席阮英俊(Nguyen Anh Tuan)就曾表Shì越南同样极度Quē乏技术人才,据西贡高科技园Qū培训中心资料显Shì,越南目前虽然有超过 2000 名相关技Zhú人员,但该区对高端人才的需求每年至少提升 20%。

  其次是市场,Xìn片工厂Bì须靠近目标市场。一是方便芯片厂商与Mù标客户对接,如,三星、英特尔、台积电Dū在中国大陆设有芯片制造厂,因为Zhōng国有足够广阔和充满潜力De市Chǎng,Zhè些厂商的众多客户都位于此,芯片厂商自然不会舍近求远;èr是芯片制造是半导体生产流Chéng中的关Jiàn环节,需求和上游厂商密切联系,如,芯片Shè计、材料、设备、EDA、Fēng测等各类厂商在一定程度上都需要与芯片制造商合作乃Zhì共研,以确保芯片生产环节不出差错或明确需求研发新品。

  由此可见,一众 ” 果链 ” 企业Bèn赴越南,也有近LáiPíng果所Dài来的的红利渐小,企业Kàn重越Nán更低廉De人力、土地成本因素在内,ZhèYě从侧面解释了企业迁往越南在降本增效侧De考量。

  最后,芯片制造不只是技术本身的争Duó,而是国家综合资源和基Chǔ能力的Bǐ拼。芯片Zhì造业是一个JùDà的资源Xiāo耗型行业,芯片制造工艺繁多,从硅片Zhì造、芯片设计、晶圆制Zào再到封装测试,Qián前后后所需进行的工艺Chéng序不下上千步,其中,不少制造工序对用电量都有巨大的需求。

  晶圆代工巨头台积电 2021 年狂赚 568.32 亿美元,晶圆Hàn有多赚钱,越南总理Jiù有多希望三星去越南投资晶圆厂。在半导体产业链Zhōng,封测Réng属于劳动密Jí型业务,ChùYú产Yè链的低端位置,而包括三星在内的众多半Dǎo体公司青Lài越南,却不愿在越南建立Fù加值更Gāo的晶圆厂的原因Yě不难理解,晶圆厂对所在地市场、技术人才以及基础Shè施的要求极高,很明显,Dàng前的越南无法在这三Fāng面满足半导体Hàn商的需求。

  来源:品玩

  大马同样很早Jiù认识到以封测Wèi代表的半导体后端产业Fù加价Zhí低,在吸引外ZīLái大马建Lì芯片制造厂Shī败后,Dà马从上世Jì 90 年代末开始筹备打造本土的半导体晶圆厂,在Zhè样的Bèi景下,大马本土芯片制Zào厂晶圆Kē技(Rú今大马ZuìDà晶圆厂 SilTerra 的前Shēn)于 1995 年成立了,并与 2001 年开始运转。

  Kè以看出,芯片工厂设立的GuóJiāJí地Qū经济发展水平通常较高,有较为充足的技术人员储Bèi,即便如此,Xìn片制造厂商对半导体人才仍趋之若鹜,JùZhōng国半导体协会预Cè,2022 年中国芯片专业人才Quē口将超过 25 Wàn人。Gè半导体公司Zhī间的人CáiZhēng夺战TóngYàng时刻不停,台Jī电 2021 Nián员工平Jūn年薪达到 246.3 万元新台币(约合人民币 54 万元),而今年Xīn金将继续Shàng调 8%。

  越南的技Zhú人才和Shú练Gōng人的缺乏状况比想象中更加严重,。富士康迁往越南后,FùShì康董事长刘杨伟近Rì表示:” 这些工厂看到富士康在哪建厂,就特地跑去厂区旁边买一块Dì,Xiǎng用这样的方式,搭载到‘顺风车 ‘,并且靠高薪挖角富士康的RénCái迅速进入市场。”

  越南由于先Tiān不足,自身的综合资源和能力难以承ZàiBàn导体制造这类人才、资本、技术高度密Jí的产业,而本土Rén才的培Yǎng、自身技术的Chén淀Tū破以及综合国力的提高都不是一Zhāo一夕可以Zuò到的事情。

  首先,在技术人Cái方面,晶圆厂对低成本Láo动Lì是不敏感的,晶圆厂愿意为高技术人才买单。Yǐ全球十大晶圆厂的分布情Kuàng为例,占据全球 97% 晶圆代工业务的工厂基本来自中国大陆、台湾地区、美国、韩Guó、以色列,此外,欧洲也有不少非晶圆代工业务的芯片工厂。

  当然,SilTerra 虽然是大马国Chǎn内资的独苗,但其还有通过外资引Jìn的六条晶圆生产线,Fèn别是安森Měi、英飞凌、欧司朗、X-Fab 和 MIMOS 这Wǔ家半导体厂商投资设立的芯片工Hàn。越南想要如大马一般吸引外资投资设立芯片工厂,起码需要把人才、基Chǔ设施Zhè两方面做好才有机会,但这需要不短的时间,毕竟上世纪 60 年代就已起步的大马数十年后才ZhúJiàn吸Yǐn晶圆厂入驻。

  而一些和苹果绑定得更深的Dài工企业无法脱离苹果,只能默默承受苹果的强势压价,想方设法降低代Gōng成本甚至不惜暗改苹果设计。iPhone OLED 面板提供商京东方在上个月Jiù被PùChū,为Suō减成本、提高良率京东Fāng在 iPhone 13 上更改了薄膜Jīng体管 ( TFT ) 的电路宽度,更早的时候,为 iPhone 8 Plus 代工的纬创也因暗改放置 SIM 卡的防水Jī构件Tí供Shāng而遭苹果减少下单。

  越南政府网站显示,三星是越南Zuì大的外国Tóu资者。据据《越南快报》报道,在截至 2021 年De过去 24 年里,三星在越南的投资总额已达到 177.4 亿美元。2021 年三星(越南)公司的营收为 742 亿Měi元,而当年越南的 GDP 仅为 3626 亿美Yuán,也就Shì说仅三星(Yuè南)Gōng司的营收就占了Yuè南全年 GDP 的 20%。

  在晶圆制造中,除Liǎo所需的工艺程序和大Xíng设Bèi耗电量巨大,其生产制造环Jìng对温度、湿度、气压、无尘等条件同样要求苛刻,同样需要投入Dà量的电力来维持这些环境控制Shè备。如,芯片Zhì造区间的环境空气过滤,维持Wú尘的超Jìng环境;环境温度控制,要保持整个工Hàn的环境温度稳定;制造超纯水Qīng洗硅片;以JíQuán世界产能紧缺的情况下工厂 24 小时连轴运转。

  芯PiànZhì造中一台 EUV 光刻机的单Rì耗电量就可以达到惊人的 3 Wàn度,而Yī条生产线中除了先进制程需要用到的 EUV 光刻机,大概还需要上百台成熟制程De DUV 光刻机,DUV 的耗电量Suī然没Yǒu EUV 那么夸张,但也不是小Shù字。仅在新竹科学园区中就有着十几座Jīng圆代工厂,其耗电量的惊人Chéng度可想而知,而光刻Zhǐ是晶圆制造众多程序中De一环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越南Yǐ成为三星电子的Hòu花园。越南前任总理阮宣福(Nguyen Xuan Phuc)Zài 2019 年就曾对外Xuān称全球售出的三Xīng手机中,有 58%Shì在越南生产制造的。此外,三星还有超过 1/3 的其它品类电子产品也由其WèiYú越南De工厂生产。

  来源:pexels

  今年,三星在越南的最新投资项目为 “FCBGA” 的高性能半导体封装基板,以及正在建设中的 2.2 亿美元高级别Yàn发中心。其实,不仅是三星,半导体巨头安靠科技、安森Měi、Yīng特尔都Zài加大对越南De投资,Dàn无一例外的,投资的项目Zhōng没有晶圆厂,都是封装Hàn。